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1668开奖现场 >

1668开奖现场

黑马盈时演绎名家书画传奇(图)

 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。被喻为今秋拍场最大“黑马”的北京盈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,将于12月16日在国贸大酒店(国贸三期)举槌,然而直至今日,其背后集团和人员构成仍让众多行内人士猜测不已。为此,记者多次走访,终得窥其冰山一角,惊赞的同时,对其中国书画专场几件精品做一简单介绍。或许,此次盈时首拍将成为北京拍场的一道崭新风景。

  此次近现代中国书画作品可谓群星璀璨,众多难得一见的藏品将为藏家奉上顶级盛宴。齐白石、张大千、徐悲鸿、吴冠中、等目前市场广为追捧的艺术家的作品将悉数登场。

  张大千是近代中国不可多得的绘画大家,徐悲鸿曾赞曰:“五百年来一大千”。而在张大千一生的绘画生涯中,独立条幅为数众多,但四幅一组或八幅一套甚少。因此,让人瞠目的不仅是此件由刘少旅先生旧藏的张大千《人物山水二十八条屏》,是迄今为止张大千作品中、一套内所含画作数量最多、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张大千唯一的一套山水巨制,其品质之高、画法之精美,堪称神品,无可争议地成为此次拍会的重头戏之一。

  据了解,此《人物山水二十八条屏》是张大千按照喜爱的古代名家画法精心绘制的,共由拟石涛山水二十四屏、仿渐江山水一屏、抚梅道人吴镇山水一屏、摹古写生作品二屏组成。画面气韵生动、优美精妙,笔墨酣畅淋漓、境界高远,堪称张大千山水作品的代表。

  而从传承角度而言,此二十八条屏迭经上海著名鉴藏家钱镜塘先生、香港著名收藏家九华堂主刘少旅先生的太乙楼等珍藏至今。

  著名收藏家刘少旅先生,1937年在广州设立九华堂,后定居在香港,长期与书画家、收藏家交往,尤其与张大千感情至深,这令他有机会收藏了张大千大批书画作品。刘少旅先生把此组张大千《山水二十八条屏》,与丁云鹏《白描十八罗汉卷》(谢稚柳鉴题)、吴小仙《神仙游戏图卷》(吴湖帆旧藏),视为自己最为心爱的书画珍品,并曾谓之曰“太乙楼三珍”,又称“旅庐三清”。

  20世纪50年代,著名爱国将领、中国农工创始人之一黄琪翔的夫人、我国著名民主爱国人士,抗日英雄,妇女运动的先行者——郭秀仪,师从国画大师齐白石,追随齐师杖履, 侍奉笔砚达6年之久。除专注领悟齐派精髓,苦练大师技法外,还善于博采名家之长。她向溥雪斋学兰石,从王雪涛习花卉,并常与胡洁青、娄师白切磋研讨画技,多有合绘之作。

  齐白石晚年极少为他人画作题辞,但对郭秀仪则另眼相看,在她的画作中有大师题款近百幅之多。如为《海棠秋色》题:“海棠结子又秋风,秀仪女弟大易进步,同门只此人也。”可见大师对这位女弟子的器重。

  郭秀仪笔下的人物、山水、禽鸟、走兽、鱼虾、花卉能得齐翁之奥妙,栩栩如生,既有灵气又富创意,深得恩师之喜爱赞赏。与此同时,她和黄琪翔将军也成为拥有白石老人画作最多的收藏家之一。

  此次盈时首拍,在“师生情深——郭秀仪旧藏及经典国画作品”版块中,收录了郭秀仪旧藏齐白石经典作品两件。

  其中,齐白石作品《螃蟹》创作于1951年。上款为“秀仪女弟子清属,九十一白石。”这幅画的背景有其深意,是齐白石画给女弟子郭秀仪习画之范本。1951年初,郭秀仪在老舍夫人胡絜青的推荐下,与胡絜青、高尚谦和陶圣安一起举行正式的拜师礼,成为齐白石的入室女弟子。此幅《螃蟹》,就是齐白石让弟子郭秀仪学习画螃蟹的示范作品。

  作为著名的收藏家,本场拍卖的齐白石重要作品《大吉利》,就是由黄琪翔、郭秀仪家属直接提供的,属于郭秀仪收藏齐白石艺术品中较早期的作品。

  此幅《大吉利》,也堪称齐白石荔枝题材中最重要的作品,树枝苍劲,枝叶墨绿,果实累累,画家以鲜艳的色彩极力渲染,苍而润,艳而不俗,自成高格,尤其画面中共绘有成熟的荔枝果实三十三颗,茂盛而又生动,足见白石老人绘画时所注入的深厚感情,也充分体现了他大写意的功力。

  齐白石本人对这幅作品也十分重视,题了双跋。跋中诗所述的“南门”,是指广西的钦州南门,这个地方,在他的诗文中,也曾多次指涉。

  此外,本专场收录了郭秀仪珍藏白石弟子娄师白、许麟庐、杨秀珍等众多国画佳作。件件珠玑,堪称齐派典范。

  与此同时,本专场也包括郭秀仪创作的多幅经典国画作品,如摹恩师的《长寿图》、《吉利图》、《花鸟合册》等等,都是其艺术生涯的代表之作。

  吴冠中是20世纪中国绘画的代表画家之一,终生致力于油画民族化及中国画现代化之探索,并形成了鲜明的艺术特色。因为在中西绘画融合方面做出的成功探索,吴冠中在中国现代美术迅速走向国际市场的这十余年间,正在成为里程标志和牵引力量。而近年来,他的国画作品更是中国艺术品市场中最炙手可热的收藏品之一。

  此次北京盈时拍卖共有两幅吴冠中非常重要的作品,令人称羡:《兵马俑》和《泼墨漓江》。此两幅作品均收录于《吴冠中全集6》(2007年湖南美术出版社),并曾于2004年6月2日,在巴黎进行的由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主办的“情感·创新—吴冠中水墨里程”画展中展出,并于次月在中国美术馆展览。

  其中,《兵马俑》将中国画的细腻和油画的色彩质感相结合,构思新颖,章法别致,用点、线、面的交织把大气磅礴的兵马俑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而1988年创作的《泼墨漓江》则是吴冠中自己比较喜爱的作品之一。20世纪90年代末,当收藏家、玥宝斋主郭庆祥拿出这幅画给吴冠中看时,吴老还清晰的记得其中的题诗:泼墨漓江,旧思量,新梦长!在画面中,吴老用泼墨来表现漓江山水的奔涌之势,使泼墨之法与山势之动相得益彰。画面中的泼墨山,大气磅礴,纵横千里,吞噬万有。山势的奔腾不息和水流的波澜不兴恰成鲜明的对比,动静之间,彰显大美。

  作为近代国画大师,张大千的绘画以山水成就最高。其以摹古入手,从清代一直上溯到隋唐,逐一研究各个时期的古代书画精品,在临摹上花费了一生大部分的时间和心力。

  四十岁之后,张大千开始将学习重点由明清石涛、八大转向宋元大家。从对董源、巨然的临写,到对黄公望、王蒙的观照,都体现了张大千吞化古今、意境深远的豪迈大气。

  据考,此画为张大千1949 年所作,时年51岁。设色浅绛,以黄大痴之笔墨营董、巨之丘壑。近景处有松柏数珠利于岩石两侧,松荫之下、河水之旁有二人正在谈话。山腰处数所民居隐于山林之间,其间有一栈道山路连接左右,栈道之下一飞泉顺流而下,承接整幅画面。山头运以披麻皴法,以中锋画出毛而空灵之感,渴笔淡墨,层层皴擦,以求心迹抒发。

  此幅配有一幅对联。言曰“庭前大树老于我,天外斜阳红上楼。”此幅对联书法结体老练,用笔苍劲而别有风骨,是前人集宋诗之作。张大千书学曾李,对三代两汉金石,六朝三唐碑文都有研习。主要得力于《痊鹤铭》,取其稳重古朴。

  该幅作品画面意韵深远,与之匹配的七言联浑厚自然、端庄大气,且文意极佳,堪称张大千书画之神品。书法与绘画的配合可谓相得益彰。

  花卉草虫是齐白石的“绝活”,其表现方法包括工、写和兼工带写三种。以工笔画虫,粗笔写花草,是齐白石的创格,一般称之为“工虫花卉”。

  此《工笔草虫》八开册页全面展现了齐氏笔下工虫面貌,每一幅画作皆一丝不苟、设色谨严,以最精致的手段刻画草虫,捕捉大千世界渺小生命的一举一动,同时以最简约的方式挥写花卉与果实,把自然物的基本特征传达出来,形成真放与极工、粗与细、虚与实的强烈视觉对比,造成一种出人意料的奇趣,形成强烈视觉效果。

  白石老人说,画虫“既要工,又要写,最难把握”,“粗大笔墨之画难得形似,纤细笔墨之画难得神似”。又说:“凡画虫,工而不似乃荒谬匠家之作,不工而似,名手作也。”

  画中物象,皆来源于白石老人的亲眼所见,是其真情实感沉蓄后的开掘与展现,同时渗透了其对自然的体悟。不仅营造出画面的诗意,也勾画出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,对自然情趣的传达已臻于极致,属于难得精品力作。

  傅抱石是中国“新山水画”的代表画家,本次拍会收录的《飞崖图》和《残阳如血》均有傅抱石三女儿傅益瑶题跋。其中,《残阳如血》从风格与主题可以推知该作为傅氏五十年代后偏早期的作品,虽然无款,但画上钤傅抱石印、往往醉后、新喻,三方画家常用印,可见画家本人亦得意作品构思。为不使大师手迹湮没,藏家特请傅抱石第三女傅益瑶品鉴,跋文:“残阳如血。家父遗作。傅益瑶题。”且有《名家翰墨》、《傅抱石画集》均多次出版著录。此画曾在2002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拍出。相信慧眼独具的藏家一定能够看到此作的艺术、历史与收藏价值。

  古代书画方面,曾藏于日本帝室博物馆的元代古画《炀帝夜游图》将成为最大亮点之一,此外乾隆御笔书法、邹一桂《菊石图》、郑燮、董其昌、赵之谦等名家字画都将与藏家见面。

  《炀帝夜游图》是我国著名的元代名作,原系日本帝室博物馆旧藏,至今附有日本帝室博物馆的原签。1928年它参加了在日本东京美术馆举办的“唐宋元明名画大展”。曾经为日本著名收藏家西胁济三郎收藏,后回流归国。

  《炀帝夜游图》以写实的笔法,细致入微地描绘了隋炀帝夜游西苑之奢华情景,真实地反映了帝王享乐的生活。在画面上,隋炀帝居于画面右侧中心位置,主体突出,情貌安详,仪表雍容。从构图看,其人物和楼台、树木等背景处理得疏密有致,紧密而不失疏朗,层次展现得十分生动自然,尤其是矿物质颜料的使用,历尽数百年依旧满纸灿烂。

  《炀帝夜游图》曾十余次著录于日本重要的美术文献,如《唐宋元明名画大观》(昭和四年1929年,日本大冢巧艺社印行)、《日本画大成:支那画》(昭和八年十二月十五日1933年东方书院出版)、《支那名画宝鉴》(昭和十一年十月十五日1936年大冢巧艺社出版) 、《日本现在支那名画目录》(昭和十三年1938大冢巧艺社出版)等;数十次著录于中文美术文献,如郑振铎辑《域外所藏中国古画集》(1947年,上海出版公司出版)、《唐宋元明名画大观》(1976年,台北成文出版社出版)、《中国历代画目大典 辽至元代卷》等(2002年5月,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)、《宋元明清—中国古代书画选集(四)》(2011年10月,保利艺术博物馆)。

  其中,据《中国历代画目大典》所载,认为《炀帝夜游图》是元代著名画家任仁发所绘。目前学术界对此尚未有定论。

  据史料,任仁发为元代杰出者,其人虽究心水利,学擅专门,却亦工书法,长绘画。后世认为“其工力足与赵孟頫相敌”。“用笔逼龙眠”、“法备而神完”,在当时享有盛誉。

  据了解,《炀帝夜游图》系我国传统的“记游”类题材。自古以来,“记游”是中国画传统表现主题之一。自隋初展子虔以《游春图》(现藏故宫博物院)传世以来,“记游”题材成为中国古典书画的重要表现主题。唐代著名画家张萱所作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(现藏辽宁省博物馆)、宋代著名画家马麟所作《秉烛夜游图》(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)直至近代张大千、傅抱石等画界名流亦喜绘“记游”图传世等佳话,亦为世人津津乐道。

  此外,《炀帝夜游图》在今年由辽宁省博物馆、山东省博物馆、保利艺术博物馆联合举办的“宋元明清——中国古代书画大展(四)”中亮相,其旧函原装原裱,亦令人称羡。

  本幅《菊石图》是乾隆十一年七夕邹一桂应和乾隆御制诗所作。七夕前后,乾隆作《西蜀》诗,云:“西蜀未吟传杜甫,东篱兀对想陶潜。凄清自领闲风露,不作争时与附炎。”并将此诗题于画中。尽管乾隆御题画作多见,但或为完全拟意之作,或无和诗,能如此幅精彩的,似只得数见。乾隆之后,嘉庆对父亲这次别开生面的画上问答似乎非常赞赏,故在修《石渠宝笈三编》时,将《菊石图》延入其中。而乾隆所作诗,则分别收入《高宗御制诗文全集》和《高宗御制诗文欣赏》。

  清高宗爱新觉罗·弘历(公元1711-1799年),活了89岁,在位63年,两项记录均为中国历代帝王之最。 此外,他还有中国诗史上创作最多的记录。《大清见闻录》称:“高宗万几之暇,惟事丹铅。御制诗五集,至十万余首。”

  《行书七言诗》是一幅洒金笺的行书立釉,字幅一气呵成,看似一首七言古体诗,但分解为四句一组,又象是六首七言绝。因为七言古诗在平仄上不用过于严谨,而此诗的每一句都合律,可以当做唐代标准的近体诗来欣赏。从诗中“侍卫银牌赐老人”看,此诗当做于乾隆第五、六次南巡途中,此时他已经七十开外,书艺的炉火臻于纯青。

  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王健曾对乾隆《德州行宫示山东大小吏》做过详细考证。他认为:这是一件可以被称为具有“训示”性质的乾隆御笔书法作品,乾隆帝于乾隆二十二年即公元1757年在山东德州行宫写给德州诸位官吏的诫语。从诗文的内容上看,此卷前半部分略有遗失,在《钦定南巡盛典》卷三和《御制诗二集》卷六十六有该文的全文著录,此作的名称为《德州行宫示山东大小吏》,所遗失的部分文句为“未敢深宫自宴居,省方展义毎厪予,按程”。从此卷上的文字可见,用心良苦的乾隆皇帝对于当地大臣们的告诫和体恤百姓“万民得所乐”一类的太平理想,体现了乾隆心目中的盛世面貌。从书法艺术的角度来看,此作最大的特点是尺幅巨大,笔法随意自然。此作以大字行书写就,用笔连贯,大小均匀。飘逸圆融的笔锋,颇有赵孟俯和董其昌的影踪,但在乾隆喜爱和追法的赵孟俯、董其昌的书风基础上更融入了他个人的个性特征。因此,这件作品对乾隆御笔书法的研究,具有标本意义和研究价值。

  据史料记载,乾隆曾多次出巡,乾隆二十一年,时任山东巡抚的爱必达为讨乾隆欢心,在当时的德州城南修建了 “恩泉行宫”。此诗便为乾隆第一次驻跸新建的行宫所提。其后乾隆又有一段话:“去岁巡抚爱必达于德州建行宫,以备南巡,入东首程宿顿。将讫工乃入奏,因成事不说,姑仍之,然朕所不取也。”可见乾隆早期时对劳民伤财之事亦很反感,盼望国泰民安。

  据悉,北京盈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将于12月16日在国贸大酒店(国贸三期)举行首届秋季艺术精品拍卖会。拍品涵盖中国书画、古董珍玩、金铜佛像、珠宝名表、名酒佳酿等众多领域中的收藏精品。其中,名家书画和古董珍玩更将成为本次拍会的扛鼎力作,为国内外众藏家奉上精彩纷呈的艺术盛宴。